Ms.zhuzhu

快乐的开始~不该这么悲伤的结束~
年度最佳MVP~虽然不是你心中所想的那个~就当是个安慰吧~希望你回忆起在中国~在EDG的日子可以是美好的吧~
金赫奎~see you~

http://i.y.qq.com/v8/playsong.html?hostuin=1152921504647824120&songid=&songmid=002HsogO0iKhf2&type=0&platform=1&appsongtype=1&_wv=1&source=qq&appshare=iphone&media_mid=002HsogO0iKhf2

不管你下赛季是在edg 还是回到韩国 你依旧还是那个我所喜欢的 无论你走到哪里 我都喜欢你 支持你

这几天心里一直乱糟糟的 害怕看到你走的消息 但想来想去 你carry了edg整整一个夏季赛 你是世界第一AD Carry 你只是想要一个世界冠军 你只是缺少一个世界冠军 你一定可以拿到的 因为你是最棒的 因为你是金赫奎 因为你是DEFT

赢啦赢啦赢啦!!!
EDG赢啦!!!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成功复仇!!!

羊驼第三啦~你这个小号打出了大号的感觉~那你原本的大号可怎么好呢~嘿嘿
meiko也在继续努力的上分…加油加油…
EDG最强下路组合!!!

咸鱼日常●有锅自己背苍天饶过谁

一条有梦想的咸鱼:

·驼妹


·一群咸鱼一起开的脑洞


·魔幻现实主义鸿篇巨制 


·虽然我没有参与,但这绝对是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剧,剧情跌宕起伏不忍直视,有血♀有肉♂文风各异,历时整整四天,集齐二十人之力,超过一万字的巨著,希望给你们留下久久不能忘怀的深刻印象。


·我编不下去了。


·每段前面都标注了作者ID,要杀要剐,冤有头债有主,无尽电刀红叉该寄谁家,请大家认准了上。


·食用愉快。


·我是 @Twain° 。






 @奇妙能力歌 :


    很久以前金赫奎也认真的想过为什么没有和田野在一起,无数的可能性盘旋于脑海落得个无疾而终的下场惨痛。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做过什么浪漫的事情,赛场上的默契配合和情场上的欢爱缠绵似乎就是唯一。情话倒不是没说过,只不过伴随着高潮的前奏作用和春药相差无几。


    倒是他跟田野一起看过烟火也看过星星,在山顶支过帐篷看过初升的朝阳,这片奇迹的土地上也孕育过许多基,一抓一把的和尚庙许多时候并不像是外人眼里的凄凄惨惨戚戚,说不动心不可能,但他们就是没有在一起。


    有的人说这种事情要靠契机,并不是所有的革命友谊都能顺顺利利的发展成基。转念一想这么说来和田野较劲较到床上去的开头其实根本不能算是有个开局。倒不如庆功宴上被集火灌醉的田野回去的路上一直扯着自己的胳膊不放手,下巴一直往自己的肩窝处蹭,嘴唇差那么一点就要咬住自己的耳朵,说,金赫奎,你喜欢我么。


    他水汪汪的眼睛很动人,远胜过他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子,还要干净明亮,引人注目,却也吞噬人心。


    一般来说,这才能叫契机。


    问题是花到最后开不开的了也并不是有土壤就能够决定,田野这个人是真的喝醉了睡了一觉昨天晚上怎么回来的都不知道,而他的缄口难说合不合时宜。


 


 


 @meiko的双下巴OvO :


    金赫奎有的时候确实很讨厌田野这样撩他但又不点破的样子,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自己也从来不是个主动的人,让他先说出来那种话,还不如让他去死。


    金赫奎看不太懂田野对他的热情,好像他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而田野也看不太懂金赫奎对他那些不动声色的关心,说到头来他是坦坦荡荡地借着朋友的名义,但好像他们的关系又有些过于密切。


    特别是最近,金赫奎觉得田野越来越不把他放在心上,那种隐晦的不安全感很快把他包围起来,但他又觉得不好戳破,万一只是自己自作多情呢。只有在田野开开心心和别人一起玩的时候瞪着他的背影发呆,可在很多次赖着脸拉他一起玩结果发现田野总是心不在焉以后,金赫奎选择了放弃。


    直到那天田野问他:“可以把你韩服的小号借我一朋友玩一把吗?”


    金赫奎懵了。


    就算是小号,一个账号对一个选手来说有多重要,田野他不知道吗?


    田野眨巴着眼睛,声音低低的:“就一把,我绝对不会让别人知道的。我给他输密码,你小号定级赛不是还没打完吗,没事的!”


    金赫奎皱了皱眉头,盯着田野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说:“你在让我选择相信一个从没见过的人?” 


    “是我哥们啊!”田野声音扬了扬,好像有点着急,脸蛋也迅速烧红起来,“我给你保证啊!”


    金赫奎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田野为了别人拼命解释争取的样子,脑袋突然就一片空白。这几天压抑着的情感几乎将他淹没,他感觉自己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了:“我难道不是你哥们?你怎么不和我玩?”


 


 


 @我是明凯的BigBird :


    “玩什么?亚洲捆绑?金赫奎你到底借不借啊?你怎么啰啰嗦嗦的!”田野有点生气的看着金赫奎,艳红的嘴唇微微嘟起。


    金赫奎就这样看着田野,突然觉得这些日子以来自己的担心和忧虑真是婆婆妈妈,直接把人上了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才会对这个别扭迟钝的傻兔子有用。


    金赫奎一把拉住田野的手就往宿舍走,田野吓了一跳,赶忙问:“你干嘛啊!放开!”


    “带你玩亚洲捆绑啊。”


    爱萝莉说过,在基地他只能打得过田野,同理可得,田野打不过金赫奎,于是田野在队友慈爱的目光注视下被金赫奎拉到了卧室。


    “what are you doing, meiko?”


    田野拿着手机的手一抖,手机“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慌忙的捡起手机揣进兜里田野才想起来金赫奎是个韩国人看不懂,瞬间变了嘴脸装出高冷的样子:“nothing.”


    金赫奎想到田野刚才一脸惊慌的样子,觉得田野一定有什么瞒着自己,他默默的打开了自己手机的翻译软件,心里默念着田野的手机,没过几秒,田野手机里的内容出现在金赫奎的手机上,金赫奎看完了全部的内容后笑的一脸得意,又看看身边毫不知情的田野对他撒娇:“meiko.I want drink water.help me。”


    拗不过金赫奎的撒娇,田野起身走向厨房,金赫奎心里又开始碎碎念,田野整个人消失在走廊里,不过没有人发现。


    田野惊奇的发现自己躺在金赫奎的床上,手脚都绳子系在了床边,下一秒金赫奎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的手指他上方比比划划,田野就看见自己的T恤从中间碎成了两半。


    “金赫奎?你!”


    “We are play, ya zhou kun bang.zzz。”


 


 


  网盘链接  密码:WE97


网盘里的写手:  @凛音丶辰  @miyou  @陈。 


 




   @陈。 :


   能回头看看我吗?田野只敢在心里这么想。


    金赫奎停下在打游戏的双手,转过头,眼神迷蒙。


    能抱抱我吗?田野想。


    金赫奎起身的同时把旋转座椅蹬出老远,踉跄着踏前半步,一把环住田野瘦弱的身躯。


    那......来?


    沉默轻的像羽毛,缓缓吹落在脸上。田野感觉自己面颊上的婴儿肥被金赫奎托起,他不敢看他的眼睛,嘴巴在第一时间被对方柔软的唇瓣熟练地堵住。


 


    想起来了。


    拥有着肮脏幻术能力并且一直以来操纵着傀儡恋人的人,不是梦中的金赫奎,而是田野他自己。


    一同在缀满流星的星空下许愿过,一同在严寒的山顶瑟瑟发抖过,金赫奎忘了,田野替他记得。在没人的深夜食堂借着月光被金赫奎压在身下干到双腿发软,趁着队友离开的间隙在休息室压抑着呻吟声并在门外响起脚步声时迅速恢复平静,金赫奎记得,他假装忘记。


    能爱一个人,大概总带着疯癫。


田野感到鼻腔中涌上一阵血腥的甜。


你活该。


 


 


 @全志愿老婆 :


虚幻永远是虚幻,终究不能成为现实。这一年来,田野享受着金赫奎对自己意念的忠诚,但所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可估量的。


 


 


网盘链接    密码:W9EX


 


 


 @包治百病王不留行 :


金赫奎猛地睁开眼。


天还没亮,室内一片漆黑,他下意识伸出双手握成拳,很干爽。额头上生出了细细密密的汗渍,心脏跳动的频率快到窒息。那血液的粘稠感,田野逐渐冰凉僵硬的身躯,绝望又疯狂的感觉让他暂时无法判断真实与否。 


不是梦,似乎又是梦,恍恍惚惚的在脑海里反复交错。


他重新闭上眼,田野那张惨白虚弱的脸又浮现在脑海里,鲜红的唇吐出诀别的话,心如死灰的感觉让他不得不再次睁开眼。


已经没有办法再入睡了。


金赫奎摸出手机开机,时间显示凌晨五点,旁边床铺许元硕睡的正香,他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下床,披上外套打开了门,朝训练室走去。


 


凌晨五点的基地安静的有些可怕,金赫奎没开灯,直接打开电脑坐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点开游戏排位,凌晨人少,游戏排了很久都没能进去,他打开手机翻弄着各种聊天软件,没有人在线,他又随意翻了翻新闻,就退回了桌面。


2月19日,星期五。


金赫奎看到手机桌面上显示的这个日期,有一种诡异的熟悉感涌了上来。


他正努力思考着这种熟悉感是什么的时候,游戏进去了,他放下手机,拿起耳机戴在了头上,瞬间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


 


去,去回头看看田野。


这句话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脑海里时,金赫奎发现他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精神还清醒,行动却不受控制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松开了鼠标,站起来,回过身,田野就出现在了他的视野里。


田野应该是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沐浴液的香气,头发上的水都没干,湿答答的贴着脸颊。


 


金赫奎突然想起来在哪里看过这个日期了。


诡异的熟悉感,似梦非梦的真实。


 


 


 @墨鱼QvQ :


  卧室墙上钟表滴滴答答地走,然而当23点59分59秒时候,秒针却颤颤巍巍地停下了,屋子里细微的嗡鸣的响动骤然停歇,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金赫奎的神智已经不太清晰,他只知道自己怀里抱着田野冰凉的尸体,但是在这诡异的寂静下,他还是抬头看了一眼自己放在桌子上的,粉丝送的翻页钟。


 


下一秒,时间突兀的跳向00:00。


模糊中他看到,跳字钟从2月19号的23点59分,跳到了……2月19号的00点00分。


 


清晨洗澡的时候金赫奎站在浴室的前面,发现自己的左眼皮不停地跳着,就算用尽了方法也没能让它停下来。


据说眼皮跳的时候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比如精心养的花死亡,比如破财、分手,比如生病、意外。


比如金赫奎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停使唤地停下了手里的游戏,转向了田野。金赫奎觉得田野的皮肤一夜间白了很多,而且白的不自然,除了微微泛红的眼皮之外,脸上显得苍白无力。


 


接下来他会让我抱抱他,我会控制不住的吻他,到了晚上我们会上床,他的身体柔软又销魂,最后他漂亮可爱的脸蛋会变得僵硬青紫,死在我的怀里。


拜托、千万不要......


正当他在心里祈祷事情不要如梦境一般发展的时候,他听见田野的声音。


“赫奎,抱抱我好吗?”


 


......


 


一夜纵情的狂欢,当田野在自己胸口划下了结印的符咒,当自己的眼神终于从迷茫转向清澈的时候,他想起了一切。


自己陷入了死循环。


2月19号是个多该刻骨铭心的日子?田野在自己的世界里不断鲜活,然后一次次地死在自己的怀抱里。


 


这已经是第六次了。


自己一次次地在他结下咒印地时候想起一切,却只能太过疲惫无力地抱着他的尸体入睡,然后在醒来的时候忘记一切。


 


在模模糊糊入睡的最后一秒,他看到桌子上的翻页钟吧嗒一声又回到了2月19。


 


他感到自己被命运的手扼住,无从逃脱。


 






 @猫猫子_高三狗奋斗中 :


该怎么办?


同样的剧本,同样的走向,一次一次的遗忘,又一次一次的醒悟,最终看着想要放在心尖上的那个人在自己怀里慢慢没了呼吸,慢慢变得冰冷。


该怎么办?


又一次目睹了田野的死亡,金赫奎发狠咬住自己的舌头强迫大脑开始运转,疼痛激发出一瞬间的清明,一遍遍的循环中那些不曾被注意到的细节也分分钟在脑海中平铺开来。


首先是基地,凌晨五点许元硕在自己身边睡得很香,可是接下来的一天呢,什么时候看到过他人?没有。


基地里不是只有金赫奎和田野,但是其他人呢?平日里该是训练的时间,除了门外的脚步声还有什么可以证明基地里有别人?没有。


金赫奎突然后悔自己当时仗着田野韩语八级偷懒没有好好学中文,不然的话田野赵志铭他们总在看的中国小说里面倒是有太多可以借鉴的东西。


一闪而过的灵光被精明的ad捉住,他在这一天结束的最后十秒钟咬破怀里已经没了呼吸的小孩儿的手指,在自己身上用他的血画了一个猪头。


循环还在继续,没有找到破解之法,就只能一遍一遍体会失去所爱之人的痛苦。


这一次,金赫奎依旧选择了服从那个声音转过去抱住了田野。


我要拥抱他,要和他一起,要让他只能看着我一个人,但是,绝对不是在这里,在这种没有希望的地方。


接下来的发展,就是金赫奎自己的意志了。


“田野。”金赫奎环住身体柔软的小辅助,目光却定在了手臂上血痕画出的淡淡的小猪头图案上,说话的声音低沉而坚定,“今天怎么只有我们两个?明凯呢?童扬呢?许元硕呢?”


轰——


眼前的景象瞬间凝固,随着一声巨响轰然倒塌,只留金赫奎一个人迷失在无边的黑暗里。


“deft已经睡了九天了。”


明凯站在田野宿舍的床边,看着床上紧闭双眼吊着营养液的金赫奎和床边瘦了一圈困得要死哭得眼睛都肿了还不肯去休息的田野,一种无力感涌上心头。


大概如果童扬出了这样的事自己会更疯狂吧,现在又有什么立场安慰田野呢。


 


明凯刚想转身出去给田野拿点吃的,就转眼看到金赫奎的手指动了动,嘴唇动了动,眼皮动了动……


“我靠来人啊deft醒了啊啊啊啊啊啊——”


 




 @腹黑喵o(* ̄▽ ̄*)ブ :


就如同干枯的沙漠惊现一片绿洲,当明凯喊出那一声的时候,田野的眼中迸发出了一片耀眼的光彩。


几乎是扑到金赫奎的床前,田野抓住他的手,用力的指节都有些泛白,他就那么定定的望着金赫奎的脸。


“赫奎……赫奎啊……求你了,醒过来吧——”田野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痛苦哀求的语气让他身后的明凯都有点感同身受。


是谁在叫我……?是……我的田野吗?


完全陷入无尽黑暗的金赫奎只觉得自己的手传来一阵清晰的痛感,耳边的哀求声也不断被放大。


是田野!他说要我醒过来!


病床上的金赫奎紧锁着眉头,仿佛陷入梦魇一般躁动不安,嘴唇翕动着,不断吐出意义不明的音节。


凑过去想要听清金赫奎说的是什么,田野将耳朵凑到他的唇边,在听到那些音节后,一瞬间泪如雨下。


那唇间吐露出来的音节,分明就是两个字,田野。


趴在金赫奎的胸口失声痛哭,自金赫奎昏迷起,田野表现出来的是足够的坚强,哪怕心里的痛苦已经就要压垮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也不曾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现在,金赫奎昏迷中的喃喃声让田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昏迷中还忘不掉的两个字,难道不是最好的告白么?


情侣该做的事,两个人都做过了,可偏偏就是差了那么一句告白。那感情两个人都懂,却都闷在心里不说,等着对方先开口。


在爱情面前,主动言爱的人就输了。


“赫奎,我爱你,我爱你啊……求你了,醒过来好不好,不要离开我……”泪水决堤,田野已经管不了爱情输赢的问题,他只知道,他想把自己的感情说给金赫奎听。


金赫奎的昏迷,真的让田野害怕了。他还有那么多的话没有对金赫奎说。他不敢肯定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发生,有些话如果来不及说,绝对会后悔一辈子!


一只大手抚上田野的脑袋,虚弱而清晰的话语就那么清晰的传入田野耳中:“babo Meiko,又被你抢先了。”


看到金赫奎醒来,明凯悄悄的退出房间,顺便阻拦了想要进来的众人,他房间留给这两个人。


猛的抬头,田野眼角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上一秒他还在哀求,下一秒金赫奎就已经醒过来了,这宛如奇迹的一幕让田野有点不敢相信。


伸手在金赫奎胳膊上掐了一把,看到他疼的呲牙咧嘴,田野笑了。是真的,金赫奎他真的醒了!


“以后再对我乱用幻术,我就打你了!不知道这种事会透支你的生命力么?”抱住金赫奎,田野贪婪的汲取着他身上的气息。


“好像以后不会有事了,如果我只对你使用幻术当情趣的话。”虚弱的笑着,金赫奎伸手揉乱田野的头发。


“诶?”不明所以,田野歪着头,一脸的求解释。


“幻术师施放幻术,只是为了实现愿望,当愿望实现,就不会有任何伤害。我当初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爱我,所以结果显而易见。从你说爱我的那一刻起,我们的灵魂正式结契。从今以后,我们生命共享,真正意义上的生死相随。”能得到这个结果,金赫奎非常满足,之前所有的痛苦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的。


“那你是不是以后都离不开我了?”小心翼翼的爬上床,没有碰到金赫奎手上的针头,田野窝在他旁边问道。


“嗯,我再也离不开你了。”把田野搂进怀中,金赫奎温柔的说着。


“那,我要是偷偷跑掉了呢?”狡黠的眨着眼,田野一下一下的轻轻戳着金赫奎的胸口。


“灵魂结契啊babo,soul mate,你还想跑到哪?你在哪里我全部感应得到,这辈子,你是别想逃了。”一个吻落在田野唇上,金赫奎的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Yog❤️rt  _(:3 」∠)_ :


“那金赫奎你有没有想过以后要是我不喜欢你了,或者你不喜欢我了会怎么样呢?”


田野每次吵完架都会很烦,金赫奎这个人尼玛怎么还不来找我。你不是知道我在哪吗?不会过来哄我吗?是不是智障?


      这个人在自己身上装了个GPS竟然不知道好好利用。说着要离家出走了的田野在基地后面的街道环路转了好几圈,是因为离得太紧了所以信号反而不好接受感知不到吗? 


田野咬着指头盘算着要不要再走远点这样方便金赫奎找到自己。一扭头金赫奎站在他身后几米外看着他。


      “你是不是跟着我挺久的了?”田野觉得不是对劲,怎么刚刚自己一直没看见他。


“我离得挺远的没让你看见我。 你最近吃这么多,多走几圈也挺好的。”


田野想了想,这架可能还得吵,这个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自从有了感应,金赫奎对他越管越多。说不好什么时候就别扭了起来,问他刚刚为什么去这去那。


田野倒是没做什么亏心事。可是“我野神是个向往自由的男人。”


因为这件事,两个人没少吵。和朋友吃饭吃久了田野都担心回去金赫奎会不高兴了。


不过日子长了好像金赫奎也渐渐习惯了,最近不常问田野的动向了。长了嘴也要尽量忍住,不然田野又要离家出走了,虽然没什么用。


不过这个鸽子向往自由就先让他自己在外面飞会吧。不过这次又吵起来了。


“金赫奎你这个人有毒,我就是在厕所呆久了点,你还要感应一下我?  感应定位完知道了也就算了,你还要说我便秘去给我买药? 是不是还要带我去医院看看痔疮。 我在厕所里多玩了会手机给人打电话了不行吗?”


“你给谁打电话了?”一着急金赫奎没忍住问了出来。


田野感受到了绝望,自己头上顶着的这个蓝牙信号还没法关


“你真的比我妈管得还多。”


金赫奎好好思考了一下,自己好像是管得多了点,吃醋的小脾气也不少,不过也是有原因的


“可能是因为我比你妈还喜欢你。”


 


行了这架吵不下去了。






 @meiko的安妮酱 :


“babo meiko,meiko noob.”明凯一进训练室就听到金赫奎嫌弃的声音。“是啦是啦,我noob,不过你不介意就是啦。”田野笑嘻嘻地刚了一波,羊驼卒。


看见明凯进来金赫奎朝他招了招手:“clearlove,我们来五排吧。”


明凯回头看了一眼童扬,两人眼中都有些无奈,点点头明凯拉了人。打了两把田野就开始喊饿,金赫奎看着田野一脸的无奈:“meiko,你是猪吗?为什么每天不是睡就是吃?”然而嘴巴选手金赫奎在看到小辅助一脸委屈的表情时还是举手投降:“好好好,我陪你去吃东西,你别嚎了。”说罢,提着自家小孩儿走了。


“明凯,医生怎么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deft这样真的没办法了吗?”童扬担忧地对明凯说。


“医生说因为长期使用幻术伤到了身体根本,从在医院醒来开始关于meiko的一切都是deft自己幻想出来的。目前,没有办法医治。”想到还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meiko,明凯一脸的疲倦。


“你们,在说什么啊?meiko怎么了,他不是好好的吗?”金赫奎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牵着的人。


“deft,你怎么……”童扬差点急哭了,这该怎么说。


“deft,你听我说。meiko他还没有醒来,这个meiko是假的。”明凯安抚了急躁的童扬,既然总会知道的,不如现在全都告诉他。


“不会的,meiko 已经好了!这么多天我们都在一起的,他怎么可能是假的。”


“这些天,一直都没有meiko,你可以问基地里的人。Meiko……一直都没有醒来。”明凯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的话。


“不可能,那刚刚跟我们rank的是谁?”


“只是个路人而已,我们组队的时候,就只有4个人,meiko……是你幻想出来的。”明凯不敢抬头看金赫奎的表情,他觉得自己很残忍,可是现在不说,难道能瞒一辈子?


“不对,那个人分明就是meiko,我熟悉他的打法!!”


明凯艰难地摇了摇头:“他跟meiko一点也不像,你想想他刚刚的走位,那不是meiko的习惯。”


金赫奎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破碎,可是他不要!他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抓了身边人的手睁大眼睛瞪向明凯,声音里已经带上了哭声:“那他呢,他总不能也是假的吧!!”


童扬已经在一边哭了出来,明凯死死的盯着金赫奎的眼睛,声音嘶哑又坚定:“deft,你旁边,其实根本就没有人,meiko吃饭不可能这么快。”


金赫奎拼命摇着头,好像这样就可以把那些话都从脑海里摇走。可惜,眼前的人说的每一句话只是更清晰的撞击在他心里,知道他手里牵着的人慢慢地放开他的手,慢慢的走远,再也没有回头。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在基地响起。


 




 @杭州养猪分厂金牌饲养员 :


惊起了窗外一树的麻雀。


窗内,田野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细长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犹如格林童话中的睡美人,等待着王子的到来将她吻醒。


 


 


从基地到医院,要转两次地铁,步行八百米,在总共一小时35分钟的路程里会遇到无数讲着叽里呱啦听不懂语言的陌生人。


金赫奎安静地坐在车厢的角落里,他要去见田野。


疾驶的地铁发出隆隆的响声,震荡着耳膜,恍惚中他仿佛又听到了那小孩的无限bb声


——喂金赫奎别那么败家吧,又打的?今天我们乘地铁吧,爸爸带你飞!(羊驼语)


——哇偶,金赫奎,那妹子盯着你看很久了呦~(羊驼语)


——这里这里,我靠着你,你靠着杆子!(羊驼语)


........


透过人群的缝隙,金赫奎看到映射在对面窗玻璃上的另一个自己,他张了张嘴,说,meiko,没有你,我好像又乘反车了。


也只有到这一刻,金赫奎才清楚的意识到,从前的自己是真的被田野宠坏了。


无论他去哪,身边都会跟着一颗大白菜,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他当翻译、给他暖床、给他解决生理需求。而他却什么都不能给予对方,相反只会用幻术这种卑鄙的手段来强迫田野做一些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如今,他终于亲手毁了田野,也毁了他自己。


 


微风又将窗帘吹起,麻雀重新落回树梢。


金赫奎坐在床边,好笑地给田野讲着自己刚刚乘反车的糗事。


“meiko,你知道吗,我刚刚竟然乘反车了,好蠢,跟你一样蠢。”


“meiko,我现在不败家了,我攒了好多老婆本!就差一个老婆了。”


“meiko,我今天遇到一个你的女粉丝,她问我你去哪了,她说,她们都很想你。”


“meiko.....求求你快醒来吧,我真的,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金赫奎含着泪俯下身,在田野的唇上留下一个吻。赵志铭对他说,童话故事里都是这么写的,王子吻醒沉睡的公主。


然而事实证明,他不是王子,田野也不是公主,赵志铭的话更是放屁。田野终没有醒来,他闭着眼独自加深了这个一厢情愿的吻。


安静的空气中,谁也没有发现田野的睫毛在微不可见的颤抖。


 


星期四,春季赛常规赛第一轮,EDG对LGD。


EDG不出意外的输掉了比赛。


deft的滑板鞋和新辅助的锤石,相同的英雄组合,却打出了两个世界的水平。


大家都心照不宣,如今的EDG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下路,没了田野的金赫奎用那些黑粉的话说就是个废物。羊驼粉们很想去维护,却找不到强有力的反驳点。


没了田野的金赫奎,真的是个废物。


后台,金赫奎一个人坐在休息室,童扬想上去安慰一句,却被明凯拉住了手臂。


“让他静一下吧。”


话音刚落,圆圆握着手机,急匆匆地冲进训练室。


“deft,电话,医院来的!”


金赫奎抬头看着圆圆呆愣了几秒,原本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慢慢变大,他颤抖着接过手机,


“...喂?”


“deft,you...you are noob.”


电话那头,有个熟悉的声音如是说。


 


 


 @青铜渣渣 :


金赫奎听到他日思夜想到快要疯掉的声音,手紧紧的抓着手机,骨节泛白,嘴角却扬起了大大的微笑。
“You alsovery noob。”
那头突然就没有了声响。
“But 我不介意啊。”
金赫奎听着田野虚弱但是很愉快的笑声,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掉。
这一刻他等了真的很久很久。
没有田野的日子真的是度日如年。
黑粉们说的也没错,没有田野的金赫奎就是废物。
可惜
他的田野回来了。
他金赫奎就算是废物,也不会在有田野的时候当这个怂逼吧。
“田野。”
“恩?”从金赫奎嘴里听到为数不多的字正腔圆的中文真的不容易,尤其说的还是自己的名字。
“I miss youso much。”
“……”
“以后,别再离开我了。”


 


 


 @囚牢 :


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呢?像是冰封已久江水开始解冻,枯朽的树木再一次迎来春天。而田野的心好像也在这春日的暖阳里渐渐复苏。


“赫奎…”


曾经一起看过星星,一起迎过朝阳,我靠在你的肩膀上贪婪的嗅着你身上特别的味道,你火热的双唇吻过我的冰冷,这每一幕都化作烟花般在田野的脑海中炸裂开来。


这一次没有幻术,这一切不是自己醒不来的梦。


“田野,你是傻瓜吗?”


田野握着电话的手有些颤抖。我们之间一直缺少一个契机,或者说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你不言我不语的默契,接吻做爱却从不会主动捅破那层薄纸。


“我爱你啊”


这一切都是真实的,田野伸出手清楚的触碰到床板,他看的到自己手上的输液瓶,他听到的墙上的钟表秒针走动的声音。


 


“田野…你…不喜欢我吗?”


田野沉浸在这份喜悦中无法自拔,听到金赫奎有些慌张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是我…太开心了。”


听着田野欢喜的语调,金赫奎也不自觉的笑了起来。兜兜转转还是要走这条路,与其等待还不如早点说明白。


“你乖乖等我,我这就打车去找你。”


金赫奎转过头看向窗外,刚刚还万里无云转眼间就变得阴云密布,总觉得有些心慌。好像又有些什么事要发生。


 




 @夹心扑克♚ 


(借用了一点 狐妖小红娘 的梗)


窗前,金红色的光洒进来,那是夕阳的颜色。


破碎的阳光,被拉长的影子,那个沐浴在阳光下的人仿佛下一秒就会变成天使小时在这个世界。


"田野!"下一秒,金赫奎就冲进了屋子一把把田野拉进了怀里。


"田野,你答应的我,不要再离开我,好不好"


"赫奎,可是,我的身体已经,已经不允许我一直陪着你了。"


对不起,对不起,田野,我早就应该知道,早就该知道的,自己频繁的使用幻术,会让你的身体会变的虚弱不堪,无法挽回。


泪水顺着脸颊一滴,一滴,落在了田野的肩头。


"赫奎啊,别哭啊,我还在啊,我还要和你一起打比赛呢"


 


下一刻,金赫奎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异常坚定。


"田野,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人界与冥界的交界处,在红与黑纠缠的彼岸花海中,有一千年古树,名为:苦情树。又名相思树。


传说,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可在相思树下起誓,以祈求在世续缘。


 


 


"赫奎,你真的要这么做么?"


"是"


"以他失去和你相爱的记忆与你的全部法力为代价,换来永生永世的追寻,值得么?"


 


"值得。无论下一世田野在哪,我都要找到他。"


 


田野,等我。


 






 @Niniㅂㅈㅂ :


『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还会再见的,田野。』


 


“狐狸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阳光下的草坪上,黑发少年的身边围坐着一群小孩子,他的手里拿着书,就这样伴着风吹过树叶带起的簌簌声轻柔的讲诉着这个故事。


“他要求着狐狸陪他一起玩,可是狐狸说我不能,因为我没有被你驯养。”


小孩子们叽叽喳喳的开始讨论起来,“为什么狐狸不陪小王子一起玩啊?”


“为什么啊!”


黑发少年笑起来,“小王子也很好奇,他就问狐狸驯养是什么意思呢?狐狸说驯养就是建立羁绊的意思。”


“什么是羁绊了?”


“假如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会相互成为对方必不可缺的人。”


小孩子们被故事吸引着,安安静静只听得到树叶的簌簌就像是金色的麦田,还有小王子与狐狸的对话。


“对我而言你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男孩。”


“对你而言我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狐狸。”


好像也有人也是他心中的唯一。


“如果你驯养了我,普通的事情也会变得极为美好。”


那些残缺的记忆又一次出现在脑海里,有一个人让我等他。


“假如你经常四点到来,我从三点起就会开始觉得快乐。”


“田野。”


有风吹过他的发梢,转过头来,看着那个身形挺拔的少年,笑弯了眼。


“人们忘记了这个道理,可是,你不应该忘记它。”


 




@杠杠


田野瞧着眼前那个好看的少年,眼前的人有弯弯的眼角带着掩藏不住的笑意。栗色的头发在阳光的渲染下微微的发着光。


 


人们常说一见钟情,田野一直是不太相信的。


爱情,总是需要日积月累的陪伴,需要一点点的羁绊交织,需要辗转的纠葛和化解。


哪里是一眼就可以决定的事情呢。


 


可是人啊,有时候常常会在一瞬间否定先前所想的一切。


虽然他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但在看到眼前的这个少年的那一刻,田野忽然觉得,一见钟情好像是那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就算之前对那个人有各种各样的幻想和期待,在见到某一个的人的时候,会发现其实之前的那些念头什么都不是。


就应该是面前这个人的样子,说话就应该是这样的声音和语调,眉眼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对。那个人就刚刚好是眼前的这一切。


 


残缺的记忆在脑袋里隐约作痛,但是又好像一切都和眼前的这个人契合上。心里呼啸着各种各样的声音却又莫名的让他觉得心静。他不愿意去分辨对方话里深藏的含义,也不愿意知道为什么这个陌生的人会知道自己的姓名。


他没来由的觉得,眼前的这个人还有很多的日子要一起度过。


一起春赏花、夏纳凉、秋登山、冬扫雪。


 


仿佛现在就可以看到他们一起过着琐碎日常的模样,会吵嘴,会和好,会哭泣,会嬉笑。


会在每个清晨里看到他熟睡的侧脸,会在每个傍晚里享受着夜晚赋予的沉醉。


会一起经历那一切,不论是不堪还是美好。


 


有的问题现在不需要回答。毕竟时间有的是,一切总会慢慢知道的。


 


 


他歪了歪头坐在草地上笑着开口:


 


“你好。”


“我是田野。”


“我喜欢你。”


 


 


 


Fin.

好吃好吃好好吃~~~

第一天加入~嘻嘻~